测振仪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测振仪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北大女博士渐冻人娄滔还活着吗娄滔为什么会患上渐冻症_[瓦罗兰#]

发布时间:2021-06-03 17:51:15 阅读: 来源:测振仪厂家

北大女博士渐冻人是谁?她就是来自于湖北的娄滔,据悉,29岁的北大女博士渐冻人娄滔不幸患上了“渐冻症”然而,这位女孩在清醒的时候留下了“遗属”捐献人体的器官,真是值得人们点赞,那么,渐冻人娄滔现在怎么样?渐冻人娄滔病情如何?一起去看看吧!

·北大女博士渐冻人娄滔最新状况·

北大女博士渐冻人娄滔最新状况。“我走之后,头部可留给医学做研究。希望医学能早日攻克这个难题,让那些因为‘渐冻症’而饱受折磨的人,早日摆脱痛苦。”

这是北京大学历史系2015级博士生娄滔的一份口述。现年29岁的娄滔来自湖北恩施,2016年1月被查出患有运动神经元病。一年多来,这种被称为“渐冻症”的疾病逐渐侵袭娄滔的肌肉和运动神经,让她丧失自主活动的能力。如今的娄滔,每日躺在病床上,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。

今年上半年,娄滔将护士叫到床前,以口述的形式记录下遗愿:捐赠人体器官,“凡是能救命的部分尽管用”。消息传出,感动万千网友。娄滔的母亲汪艳梅告诉新京报记者,捐献协议已经于10月9日签署,将在女儿身体各项指标趋于稳定后逐步实施。此外,汪艳梅称,“女儿为我做了榜样”,自己受娄滔影响,也决定将来捐出人体器官。

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北大女博士渐冻人是谁?她就是来自于湖北的娄滔,据悉,29岁的北大女博士渐冻人娄滔不幸患上了“渐冻症”然而,这位女孩在清醒的时候留下了“遗属”捐献人体的器官,真是值得人们点赞,那么,渐冻人娄滔现在怎么样?渐冻人娄滔病情如何?一起去看看吧!

·渐冻人娄滔现在怎么样·

渐冻人娄滔现在怎么样?目前,渐冻人娄滔还正在接受治疗中。那么,娄滔是谁?以下是娄滔的个人资料。娄滔,女,29岁,来自于湖北恩施土家苗族自治州咸丰县,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本科毕业,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世界上古史专业硕士毕业,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。渐冻症”患者。

2016年1月,北京大学第三医院、协和医院相继对娄滔的病情作出诊断:疑似运动神经元病。

2017年10月11日,北京大学历史学院领导特地赶到武汉汉阳医院,将北京大学“荣誉系友”证书交到娄滔父亲手中。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,娄滔处于“深度镇静”治疗中。在娄滔患病后,很多人都伸出援手。两次爱心筹款100多万元。

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北大女博士渐冻人是谁?她就是来自于湖北的娄滔,据悉,29岁的北大女博士渐冻人娄滔不幸患上了“渐冻症”然而,这位女孩在清醒的时候留下了“遗属”捐献人体的器官,真是值得人们点赞,那么,渐冻人娄滔现在怎么样?渐冻人娄滔病情如何?一起去看看吧!

·渐冻人娄滔身体好了吗·

渐冻人娄滔身体好了吗?2017年10月9日清晨7时,娄滔被接到武汉汉阳医院,家属代替她在人体器官捐赠登记表上,签下了名字。随后,10月16日,记者采访娄滔的家人、好友,他们依旧无法将可怕的病魔与他们熟悉的女孩联系在一起。现实却是如此残酷。

这个勤工俭学给妈妈买衣服的孝顺女儿,这个为了让室友多睡一会儿在自习室外排1个多小时队的贴心闺蜜,这个信奉“未知死,焉知生”的刻苦博士,在病床前让护士根据自己的口述写下了3个“遗嘱”愿望。同学们记得,谈及生死,娄滔曾说,死亡并不可怕,了解死亡、敬畏死亡,才能让每一个人找到活下去的意义和方向。

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北大女博士渐冻人是谁?她就是来自于湖北的娄滔,据悉,29岁的北大女博士渐冻人娄滔不幸患上了“渐冻症”然而,这位女孩在清醒的时候留下了“遗属”捐献人体的器官,真是值得人们点赞,那么,渐冻人娄滔现在怎么样?渐冻人娄滔病情如何?一起去看看吧!

·渐冻人娄滔去世了吗·

渐冻人娄滔去世了吗?目前渐冻人娄滔还正在医治中,54岁的娄功余至今还记得今年4月女儿娄滔第一次向他和妻子汪艳梅提出捐献遗体想法的那个晚上。“当时,她说话已经很吃力了。她把我们叫到病床前,一字一顿地说话。听到‘遗体捐献’时,我们的脑袋像被狠敲了一棒子,嗡嗡作响。”娄功余说。汪艳梅的话更加痛彻心扉:“就这一个女儿,哪里舍得。”

那个晚上,夫妻俩没有丝毫让步:坚决不同意女儿的意愿。没想到,两人离开了病房,女儿竟叫来护士,让护士根据自己的口述写下了“遗嘱”。

“看到女儿的坚持,我们哭得眼泪都干了,默默点了头。”汪艳梅说。

在她的印象中,女儿从小就是个早熟、懂事的孩子。1991年的一天清晨去上班,她慌慌张张地下楼,一脚踩空,右臂摔出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。因为要赶时间,她简单包扎了一下就出门了。晚上下班回到家,她发现桌上放着一盒跌打丸和一张小纸条。纸条上用一行拼音写着:“妈妈,这是我给您买的药。”汪艳梅着实吃了一惊——这是当时才3岁的女儿稚嫩的笔迹。

原来,小娄滔一早看到妈妈摔伤了,独自从家里拿了一张百元纸币,上街买了跌打药回来。

让汪艳梅印象深刻的还有女儿的孝顺。“女儿上大学之后,我们每个月给她1000元生活费。钱不算多,但你相信吗?我衣柜里七成的衣服都是女儿给我买的。”汪艳梅对记者说,“女儿学习很刻苦,经常拿到奖学金。到了暑假,她还常常勤工俭学。有了一些余钱,她就在网上淘一些便宜好看的衣服从北京寄给我。我的同事、朋友们看到了,都羡慕得不得了。”

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北大女博士渐冻人是谁?她就是来自于湖北的娄滔,据悉,29岁的北大女博士渐冻人娄滔不幸患上了“渐冻症”然而,这位女孩在清醒的时候留下了“遗属”捐献人体的器官,真是值得人们点赞,那么,渐冻人娄滔现在怎么样?渐冻人娄滔病情如何?一起去看看吧!

·渐冻人娄滔身体会好起来吗·

渐冻人娄滔身体会好起来吗?说到娄滔,她有一个外号“滔哥”。渐冻人娄滔同学称:“初上大学,我和‘滔哥’虽然不是一个专业,但分到了同一个宿舍”。在中央民族大学4年本科生涯中,李文冰一直是娄滔同寝室的闺蜜,两人的关系好得像亲姐妹。

说起“滔哥”这个外号的由来,李文冰说,相处久了,大家渐渐发现,这个女孩外表和内心反差很大。“她看起来个子小小的、文静温婉,说起话来逻辑性却很强,而且很有主见,也愿意帮助人,很讲义气”。

李文冰说,读大三时,娄滔已经成功保送了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,李文冰当时也在全力备考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。自习室的座位紧俏,常常要凌晨5时多起床去排队才能占到座位。娄滔看到她每天早起辛苦,主动提出早起帮她排队占座位,好让她多睡一会儿。

李文冰说:“那时是冬天,娄滔每天凌晨5时多起床,在自习室外排队一站就是1个多小时,持续了1个多月。风吹得身体直哆嗦,但她一句怨言也没有。”

“滔哥”身上的反差性,研究生同学程彤也深有体会。程彤说:“娄滔看起书来,经常沉浸在一种完全忘我的状态中。她读的书,文、史、哲无所不包。跟她聊学术问题,她的洞见之深不输于学校的教授。平时跟宿舍姐妹们‘卧谈’时,她又总是妙语连珠,是个十足的‘开心果’。”程彤说,自己身体比较弱,喜欢泡红枣茶喝。调皮的娄滔给程彤起了一个外号——“枣王”,每次这么叫都“咯咯咯”直笑。

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北大女博士渐冻人是谁?她就是来自于湖北的娄滔,据悉,29岁的北大女博士渐冻人娄滔不幸患上了“渐冻症”然而,这位女孩在清醒的时候留下了“遗属”捐献人体的器官,真是值得人们点赞,那么,渐冻人娄滔现在怎么样?渐冻人娄滔病情如何?一起去看看吧!

·渐冻人娄滔病情如何·

渐冻人娄滔病情如何?渐冻人娄滔的同学程彤说,她至今仍无法将娄滔与渐冻症联系到一起。从研二开始,娄滔几乎每天都会在学校操场上跑步。她体能极好,400米一圈的跑道,她能一口气跑上十四五圈。“她的柔韧性也很好,做身体拉伸和平板支撑也不在话下,我们一分钟也坚持不了,她坚持上十分钟都没问题”。

得知娄滔的3个“遗嘱”愿望,程彤泪流满面,但并不意外。“我知道这个女孩内心的力量有多大,她对死亡有自己的见解”。程彤说,在学校时,娄滔就时常提及,《论语》说:“未知生,焉知死。”她则认为“未知死,焉知生”。她总说:“死亡并不可怕,了解死亡、敬畏死亡,才能让每一个人找到活下去的意义和方向。”

李文冰告诉记者,其实,早在大三时,娄滔就向她提过“捐献遗体”之类的话。李文冰说:“当时,她在宿舍写日记,冷不丁地对我说道:‘我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,你一定要帮我照顾我的父母。我要把我的遗体捐献出去,把骨灰撒进长江。’”

对于娄滔的这些话,李文冰当时还理解不了,笑话她年纪轻轻就胡思乱想。在现在的李文冰看来,那个时候,看待生死的超然态度已经在娄滔心里慢慢形成。

李文冰记得,娄滔刚刚被确诊时,一拨拨同学去医院探望她。还未等同学们开口,她反倒安慰起他们来:“你们不要太难过,这个病已经是现实了,除了积极面对,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如今,李文冰每天都会给娄滔的微信发去一两条消息,说说琐事、送送祝愿。“即便她自己看不了了,汪阿姨也可以读给她听”。最近的一条消息内容是:“你快快好起来,回到我们身边。”

上一页123456下一页

惠州楼宇外露发光字制作

OSBORN毛刷价格

吉林观众临时看台出租

相关阅读